背景:
阅读新闻

第二十二届“韩素音青年翻译奖”竞赛参赛规则及参赛原文

[日期:2010-03-05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汉译英原文

蜗居在巷陌的寻常幸福

隐逸的生活似乎在传统意识中一直被认为是幸福的至高境界。但这种孤傲遁世同时也是孤独的,纯粹的隐者实属少数,而少数者的满足不能用来解读普世的幸福模样。

有道是小隐隐于野,大隐隐于市。真正的幸福并不隐逸,可以在街市而不是丛林中去寻找。

晨光,透过古色古香的雕花窗棂,给庭院里精致的盆景慢慢地化上一抹金黄的淡妆。那煎鸡蛋的刺啦声袅袅升起,空气中开始充斥着稚嫩的童音、汽车启动的节奏、夫妻间甜蜜的道别,还有邻居们简单朴素的问好。巷陌中的这一切,忙碌却不混乱,活泼却不嘈杂,平淡却不厌烦。

巷尾的绿地虽然没有山野的苍翠欲滴,但是空气中弥漫着荒野中所没有的生机。微黄的路灯下,每一张长椅都写着不同的心情,甜蜜与快乐、悲伤与喜悦,交织在一起,在静谧中缓缓发酵。谁也不会知道在下一个转角中会是怎样的惊喜,会是一家风格独特食客不断的小吃店?是一家放着爵士乐的酒吧?还是一家摆着高脚木凳、连空气都闲散的小小咖啡馆?坐在户外撑着遮阳伞的木椅上,和新认识的朋友一边喝茶,一边谈着自己小小的生活,或许也是一种惬意。

一切,被时间打磨,被时间沉淀,终于形成了一种习惯,一种默契,一种文化。

和来家中做客的邻居朋友用同一种腔调巧妙地笑谑着身边的琐事,大家眯起的眼睛都默契地闪着同一种狡黠;和家人一起围在饭桌前,衔满食物的嘴还发着含糊的声音,有些聒噪,但没人厌烦。

小巷虽然狭窄,却拉不住快乐蔓延的速度……

随着城市里那些密集而冰冷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,在拥堵的车流中,在污浊的空气里,人们的幸福正在一点点地破碎,飘零。大家住得越来越宽敞,越来越私密。自我,也被划进一个单独的空间里,小心地不去触碰别人的心灵,也不容许他人轻易介入。可是,一个人安静下来时会觉得,曾经厌烦的那些嘈杂回想起来很温情很怀念。

比起高楼耸立的曼哈顿,人们更加喜欢佛罗伦萨红色穹顶下被阳光淹没的古老巷道;比起在夜晚光辉璀璨的陆家嘴,人们会更喜欢充满孩子们打闹嬉笑的万航渡路。就算已苍然老去,支撑起梦境的应该是老房子暗灰的安详,吴侬软语的叫卖声,那一方氤氲过温馨和回忆的小弄堂。

如果用一双细腻的眼眸去观照,其实每一片青苔和爬山虎占据的墙角,都是墨绿色的诗篇,不会飘逸,不会豪放,只是那种平淡的幸福,简简单单。

幸福是什么模样,或许并不难回答。幸福就是一本摊开的诗篇,关于在城市的天空下,那些寻常巷陌的诗。

夜幕笼罩,那散落一地的万家灯火中,有多少寻常的幸福正蜗居在巷陌……

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mti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热门评论